主页 > 餐饮资讯 > 餐饮趋势 >

守业乐道


“建筑师,首先是文人”
“不谈建筑,只谈房子,所以就是业余的,业余建筑”。

这是王澍喜欢说的两句话。前一句,表现出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关注与尊重,无论是苏州的园子,还是白居易到李渔等文人的文章,都在感染着他。王澍,学贯东西,所以,他更能从比较中感知那已远去的中国美。后一句,则道出他对当下的批判,把建筑看的太神圣,会曲解建筑,扭曲建筑的。是先文化后建筑,而不是为了建筑去套文化,带着平常心真心诚恳的对待建筑,解决问题,开心设计,乐在其中。

这也许正是王澍的建筑观或设计态度,30年,他坚守着。

2012年5月,五月联盟协同箭牌官去东先生南下宁波、杭州,看“王澍作品”,住“富春山居”,观“绿城四季”,息“西子湖畔”。一路上,关于设计“坚守”的问题,哥几个讨论着、思考着、纠结着….

设计应当坚守什么?设计师坚守的意义是什么?结合江南之行,沿途所思,说点自己的看法.

王国维关于”美学”曾这样论述”审美无功利性,无目的性”,用这两句话来说说设计和美学的问题。首先,设计是创造美的,既然审美是无功利性的,设计一定是独立的,真实的,无虚”取悦”无虚”造作”的,这是设计应当坚守的。第二,审美是无目的性的,那么设计一定会有偶然性,多趣性,乐即在其中,乐在过程------这是设计师坚守的意义。

设计师应当有独立的视角,客观地看待事物,设计过程遇到空间的局限,规范的约束,业主的个见,流行的左右,这些都是客观的,但这些都不能阻挡设计师主观的独立思考和敏感的睿智,”格物而致知”定会有再发现,像日本设计师原研哉所说”永远的新鲜感”.至于作品被客观所约束,或受制于业主,不用抱怨,我认为那是沟通和设计的“技术水准”问题。李可染有一枚手章名为“废画三千”,我想设计也是这样——功而后得。取悦客户,从与潮流,流于形式,疲于“行活儿”,作品会乏味,设计也会因此而死去,设计师甚至会厌倦设计,更何谈“坚守”! 

从中国古代文人,也可看到这独特的视角,如唐宋时期的诗人:王维、杜甫、白居易、范仲淹等,诗词中字里行间的新鲜感——“竹外桃花三两枝、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“先天下之忧而忧”对社会的洞察,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对大自然明晰,“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”的文人修为。

再如:元明时代的中国画家黄公望、王蒙、石涛、浙江、八大山人等,作品中山川之高远,山谷之幽寂,流水之清逸、草木之苍劲,禽鸟之惬意,鱼虫之灵动,令“天机自放,省欲陶情,笔扫岩岫”而其“心目昭昭,品概皓皓”。

跟这些古人比,时下这设计师这点儿坚守又算得了什么呢!

弥散、恬淡是文人对生活的态度;严苛、精准是文人对治学的态度;平淡中见奇、尽精微而致广大,是文人对作品的态度。

孔子曰“知者不如好知者,好知者不如乐之者”,设计这点儿事,若“坚守自道,越深越美;形不定法,灵意无限”则乐不思彼。老设计师定会有同感,案头正兴之时,常会“茶凉而忘饮,肌腹而不觉,天马行空,时光匆逝”——我想玩设计乐趣就在于此吧! 

江南之行,夜宿“富春山居”,哥几个感叹不矣,颇有微词,我说之一二。“曲林曲径,忽见山门”这是对富春山居入口的印象,作为度假的酒店有这样的前奏,感觉非常对劲儿,特别过瘾;接待大堂所在的楼区,循序渐进,中轴对称,汉唐之风,横列工整,自生尊贵与大气;建筑低矮,多为一两层,粉墙黛瓦,青石原木,用材着色朴实,但尺度严谨,层次多变,不失壮美,而令心灵沉寂;室内装饰简洁,陈设少而精,以小见长,或瓷盏,或插香,或橘枝,或佛首.空寂灵透,微显禅意;柱列、台梁、套口、收边、飞檐、墙脊、天际、轮廓,多强化线条,突出形体,虚实相间,刚劲有力;夜景照明,犹如珠光或油灯,以点光为主,零零散散,忽隐忽现,黯然幽趣,略见含蓄之美;近观屋外有竹,青石小路,远见有山,梯田茶林,建筑群集有间,合围一水,清寂怡然,闲暇无寄,度假莫如说隐居;富春山居处处流露着文人之气、东方之意、中国美。 

作者:张迎军;大石代设计咨询有限公司

大家都看了这些